〖北京晚报〗朱晓进委员:建议整治儿童用品“假大空”乱象 时间:2018-03-12 来源:北京晚报
  • 来源:宣传部
  • 发布者:外宣办
  • 发布日期:2018/03/13 03:47:14
  • 浏览次数:
 作者:孙颖   来源标题:建议整治儿童用品“假大空”乱象       儿童健康事关家庭幸福和民族未来,是反映国..
       儿童健康事关家庭幸福和民族未来,是反映国家健康状况的重要指标,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基础。全面推进儿童健康教育服务领域改革、防治结合提高儿童健康服务质量,对建设健康中国,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在正在召开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各界政协委员纷纷为孩子们建言献策,今天我们做出的努力,就是孩子们未来的健康与幸福。
 
建议将脊柱侧弯纳入体检项目
 
      “广东试点开展中学生脊柱侧弯筛查工作,筛查的50万余名学生中,确诊患病率为5.4%,患病率是相当高的。脊柱侧弯是一种青春期的常见病,如果发现及时、治疗及时,超过80%的青少年患者可以不必手术。”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常委、内蒙古区委主委郑福田提交了一份提案,呼吁将脊柱侧弯筛查项目纳入学生体检中。
 
       郑福田说,脊柱侧弯是指脊柱的某一段持久地偏离身体中线,使脊柱向侧方突出弧形或“S”形为主要表现的疾病。患脊柱侧弯的青少年中80%是特发性脊柱侧弯,之所以称为“特发性”,就是因为目前还没有发现病因,无法进行准确地归类。脊柱侧弯是一种青春期的常见病,如果治疗及时、方法得当,超过80%的青少年患者可以不必手术,而是通过佩戴矫正支具进行治疗,因此青少年脊柱侧弯应该早发现、早治疗。
 
       但是我国脊柱侧弯病的预防、发现和治疗做得都不是很好,很多来门诊看病的病人是小时候发现脊柱侧弯的,但是不知道能治疗,甚至等“长大了以后再说”,然后就耽误了。等到严重影响生活与学习,去医院看病时,只能做非常有挑战性的手术了。
 
      “现在除了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大部分地区的体检是不查脊柱侧弯的,等到比较严格的体检,比如中考、高考,这时候再查出来,其实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期。”郑福田说, 如果错过了最佳保守治疗期,那么进行手术的几率必然大大提升,脊柱侧弯的手术费用一般在10万至20万元之间,这样的手术费用让很多工薪家庭望而却步。
 
       郑福田说,我国普遍对脊柱侧弯的认知和重视程度不够,脊柱侧弯在我国还缺乏一个筛查的体系,目前一些地区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了,比如广东,自2013年9月起以广州、深圳、珠海、汕头、中山五市为试点,开展中学生脊柱侧弯筛查工作,截至2016年6月,共筛查学生50万余名,确诊患病率为5.4%,患病率是相当高的。
 
       郑福田建议,卫生行政部门在学生健康体检中加入脊柱侧弯项目筛查,各级政府应成立专门机构,完善筛查制度,及时发现中小学生在健康方面存在的问题。
 
探索儿童用品可追溯体系
 
       随着我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实施,“儿童经济”逐渐成为商家追逐的热点,有机构测算,二孩政策的放开将带来每年超过2000亿的消费市场。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的提案直指儿童用品逐渐出现的“假大空”不良现象,呼吁整治儿童用品乱象,建立“黑名单制度”,逐步探索儿童用品可追溯体系。
 
       朱晓进委员说,随着市场不断扩大,儿童用品逐渐出现了“假大空”三大乱象:去年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对24个品牌共44款儿童安全座椅进行了评测,结果显示仅有2款获得“优”评级,有22款得分过低获得“不推荐”评级;很多儿童食品都会以“益智”、“增强免疫力”、“无添加”等作为卖点,任何商品只要贴上了“儿童专用”的标签,价格就陡然上升,甚至有媒体曝光某款所谓的“儿童食品”只是添加了一些微乎其微的维生素,其价格就比普通食品高出一倍;之前媒体曝光某品牌的“儿童酱油”实际钠含量高于普通酱油,而商家声称“符合国家标准”指的是“符合普通酱油的国家标准”。
 
       朱晓进委员说,种种乱象的背后是标准、监管和消费观的缺失:目前我国正在执行的强制性国家标准中,仅仅有12个类别,而且全部集中于日用品,而食品、玩具等“问题多发”地带,却没有强制性的产品标准,如此巨大的空白就直接给了商家“钻空子”、“打擦边球”的空间;监管方面,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儿童用品的监管办法或条例,也没有任何的准入门槛,大部分本应具有“特殊性”的儿童用品却只能按照普通商品的标准进行监管;消费观方面,家长“爱子心切”,“给自己孩子用的必须是最好的”这种观念也极受家长追捧,盲目地信任“儿童专用”,这种不正常的消费观就直接促成了儿童用品的价格虚高。
 
       朱晓进建议,对于必要的儿童用品,应尽快出台必要的国家标准并发布,要大幅提高监管力度,要出台专门针对儿童用品的管理办法,包括其准入门槛、检验办法、宣传规范等都要有明确的规定,比如儿童用品必须有强制性的第三方检测、不得以笼统的“益智”、“增强免疫力”进行宣传等。食药监局、工商局等要加强对儿童用品的检查力度、提高检查频率,对于不合格的产品要坚决清理、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并建立“黑名单制度”。此外,逐步探索建立儿童用品,尤其是儿童食品的可追溯体系,让监管可以覆盖到每一个流程。还要加强消费者教育和观念引导,增加全社会的育儿知识,以避免家长盲目消费。
 
建议将儿童健康教育提前至婴幼儿阶段
 
      “截至2017年,我国主要城市0至7岁儿童肥胖率约为4.3%,7岁以上学龄儿童肥胖率约为7.3%。除了远高于正常体重儿童的高血压风险和糖尿病风险外,脂肪过度堆积会影响大脑神经网络的发育,从而降低智力水平,并可能引发性早熟,影响青春期发育,阻碍其成年后社会人格的健全,导致社会生产力的降低……”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副院长王伟明说,人生是童年的延伸,呼吁重视儿童健康教育,培养儿童健康素养,让孩子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并健康步入成年。
 
       王伟明说,《中国慢性病流行报告》指出我国50%以上的慢性疾病负担可通过改变生活方式和控制行为风险进行预防,但是儿童健康教育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显然未能得到家长和学校的高度重视。
 
       王伟明建议把儿童健康教育工作纳入健康中国建设体系,并扶持与发展儿童健康教育相关产业,将儿童健康教育工作提前至婴幼儿阶段,制定合理膳食计划,并养成终生行为。还应该科学规划、加快建设儿童健康“教育平台”,建设儿童体质测定和健康教育指导站,建立儿童健康教育中心,多渠道构建儿童健康教育平台,让家长逐渐自觉地采纳、养成健康生活行为和健康饮食习惯,消除或减轻影响儿童健康的危险因素。
 
       除此之外,还应该加强儿童健康“教育政策”支持,制定合理的政策,创造社会支持环境和物质支持环境,建立并完善适应社会发展的儿童健康教育促进工作体系。以行为矫正为基础,以合理膳食、心理疏导为关键,如调整学生午餐的营养结构,增加营养食品的摄入,发挥日常饮食在疾病防治中的作用。
 
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 破解“儿科医生荒”
 
       伴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各地普遍出现儿科医疗服务能力不足,特别是季节性疾病高发期,各级医院普遍出现“儿科医生荒”现象。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常务副院长黄璐琦介绍说,据《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7》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每千名儿童仅拥有0.55位儿科医生。
 
       黄璐琦委员说,中医儿科学历史悠久,儿科专著、名医辈出,荟萃了中华民族数千年来小儿养育和疾病防治的丰富经验,随着中医学的发展而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理论和实践体系,具有独特的作用与优势。他建议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破解“儿科医生荒”。
 
      “宋代‘养子十法’就总结了背暖、肚暖、足暖、头凉、心胸凉、勿令见非常之物、脾胃要温、儿啼未定,勿使饮乳、勿服轻粉、朱砂,一周之内宜少洗浴,至今沿用,对小儿抚养保育具有重要意义。”黄璐琦介绍中医儿科的优势头头是道:治疗以整体观为指导,在呼吸、消化等多类疾病治疗中具有明显优势,治疗药物一般较温和,避免激素使用,副作用较小,推拿、按摩、贴敷、耳穴、针灸等非药物疗法广泛应用于儿科疾病,治疗效果显著;对增强体质,保护易感儿,降低发病率,也具有很好的作用。
 
       黄璐琦委员建议,充分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破解儿科医生短缺问题。国家卫计委可以布局建设一批中医专科儿童医院或中西医结合专科儿童医院,有条件的省份每个省建一个中医儿童医院,每个二级以上中医医院设置中医儿科,鼓励支持社会力量举办中医儿科特色诊疗、保健机构。加快中医临床专业儿科方面专门人才培养力度,合理地确定儿科医务人员的薪酬待遇。
 
       黄璐琦还建议以需求为导向,开展中医儿科优势病种和重大疾病治疗的研究,加快中医儿科药物的开发,尤其是已经成熟且广受欢迎的中医儿科特色疗法的评价、筛选和推广应用,儿科治未病技术和方案研究等,满足临床需求,加强中医儿科整体水平。
作者:孙颖
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